正文  第49章 公主大人,老娘實在沒空陪你玩!(2)

章節字數:3015  更新時間:12-07-15 19:21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德馨沉默不語,用手絹擦了擦嘴角和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但是握茶杯的指骨處泛白,可見這雙芊芊玉手到底使了多大的勁兒。

    秀妃冷眼旁邊二人的你來我往,心里則暗暗驚嘆秦焰兒的膽色。這德馨公主在皇宮中仗著太后的寵愛,又是皇帝唯一的妹妹,便在宮中作威作福從來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明明是一副楚楚可憐嬌俏可愛的臉蛋,內心陰狠毒辣,經常性的因為一點點的小事責罰宮女太監,甚至是妃嬪都讓她三分。這也就是為什么眉妃和麗妃和她交好的原因。

    秦焰兒正說的好不痛快呢,看著德馨越來越青白陰沉的臉色,自己心里都樂開花了,無聊的宮中盡是給自己找樂子的人。這一兩句話雖然處處明褒暗貶,但是對于像德馨這種心如蛇蝎而且還窺覷她家崇夜的女人,完全不會累,自己還暗爽了半天。

    德馨自己也有自己的考量,眼看著句句都被秦焰兒頂的自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憤恨的咬了咬牙,抬眼看到旁邊不發一語的秀妃眼珠一轉張口道:“喲,秀妃姐姐,你這手絹很是漂亮呢,給本宮看看吧。”說罷也不顧秀妃意愿自顧自的拿起人家手中手帕端詳起來。

    秀妃暗自嘆了一口氣,她知道德馨是想在自己身上找回面子。可悲自己完全沒有焰兒的膽量和資本去跟德馨抗衡,就算和焰兒交好又怎么樣。

    “秀妃姐姐,您這手絹繡的真好,可是錦繡的針法?教教我吧,我也想繡些玩意兒來打發時間,我知道自己的繡工,實在不怎么樣呢。”德馨微笑的鋪開手絹在桌子上,邊看邊和秀妃說著。

    秀妃看了看秦焰兒,復又看回德馨公主,點了點頭說道:“是湘繡來的,既然公主這么喜歡,我讓蜻蜓給您拿些個繡樣兒。其實這錦繡也是平時我們用的華繡衍生出來的針法,只是更強調陰陽濃淡,形象比較寫實,顏色比較鮮艷。”說完這些又扭頭讓蜻蜓從閨房中取來一些錦繡的繡樣和針線,準備演示給德馨看。

    不一會兒蜻蜓便拿著一個小笸籮回來了,恭敬的遞給秀妃。秀妃拿起繡樣遞給德馨,又拿起自己繡了一般的刺繡教給德馨。

    秦焰兒寫著眼睛看著一臉虛心請教的德馨,心里正琢磨著德馨是不是又想干什么。不過現在兩個人一個虛心請教,一個認真教學還真是讓自己這個半點不會繡花的人無聊透頂。秦焰兒拿起一塊清漪剛端上來切好的水梨放到嘴里,就見德馨一個興奮拿著針歡呼自己學會了,可是眼看著這針就扎進站在她旁邊的蜻蜓的眼睛上!

    秦焰兒說時遲那時快一掌便拍了過去,蜻蜓和德馨便分開了。德馨被真氣一沖向后仰著身子馬上就要跌倒身后的丫鬟及時扶住了她。

    德馨一臉陰狠的回頭看著秦焰兒喊著:“秦焰兒你搞什么!你干什么突然襲擊本宮,本宮有哪里惹到你了嗎?”

    秦焰兒雙腿交疊坐在那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一臉的不屑看著德馨悠然的說道:“公主,您這話可就說錯了,我總不能看著你手里的針就這么扎進蜻蜓的眼睛里吧?自己興奮開心就算了,拿著個繡花針晃來晃去的,難道你從小太后就沒告訴你這類東西不能隨便在人的面前晃來晃去么?”秦焰兒看了看蜻蜓,臉頰上已經被自己用針劃出一道印子,看來自己還是出手有點慢。秀妃則是在旁扶起她拿出手絹心疼的給她擦了擦。

    德馨扭頭看了看蜻蜓的臉頰一臉大驚小怪的神情看著秦焰兒,升調突然升高嚷嚷道:“秦焰兒你有病是不是,一個小小的奴才而已,你竟然敢使用武功打傷本宮!太過分了!!一個小小的宮女你便這樣不顧尊卑之分動手傷我,明日要是太后或者其他嬪妃姐姐,你是不是也要動手?甚至是殺人!?如果是皇帝哥哥你也敢這么的對待嗎?”

    秦焰兒滿臉的不可以死,覺得德馨太一驚一乍了,不久是用真氣碰了她一下么?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作為公主也好皇帝也罷,你的衣食住行都是這些個太監丫鬟們精心準備精心照料的,如果沒有她們,你當你一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公主會做什么?沒有他們你連上廁所帶手紙恐怕都會忘記吧?真要到那時候,你就一輩子在茅廁帶一輩子得了。身體發膚受之父母,公主怎可對她們如此?本來進宮當下人的她們已經很慘了,公主何必咄咄逼人呢?況且她們在下賤也是人命一條,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那就更遑論是無緣無故的傷害了。公主,如果今兒傷的是你寵愛的寵物,你斷然不會這么不在乎。更別說她們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跟我們一樣,一點傷害就可以致命。而且蜻蜓一個女孩子家,瞎了眼睛要怎么辦?秀妃姐姐以后由誰伺候呢?”

    德馨聽完秦焰兒的話本來就青白陰沉的臉色變得青黑交加,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氣,看來是真被秦焰兒一句話氣的不輕。德馨被秦焰兒那句上茅廁忘記帶手紙的話嗆的完全不知道用什么來反駁,依她這么高傲的人,怎么會說出這么污穢的話來!“啪!”的一聲,只見德馨拿起桌上的茶杯就扔到地上,轉身一腳就踹向蜻蜓,不僅踹倒了蜻蜓,連秀妃都被踹到在地!踹一腳還不夠,連踹了幾腳,嘴里還罵著:“死奴才!”

    秦焰兒沒想到德馨這么不聽勸,竟然公然在她逍遙軒虐待秀妃的侍女,秦焰兒快步走向德馨拽住秦焰兒的手往后拉,想要阻止德馨。德馨反手就是一巴掌揮到秦焰兒臉上。

    秦焰兒小臉一歪,低頭不語。德馨看著自己一巴掌扇到秦焰兒臉上高興的不顧形象哈哈大笑起來:“活該,哈哈哈秦焰兒你活該!讓你傷本宮,你給本宮放開你的臟手!放開!”德馨甩著自己被秦焰兒抓住的胳膊,嘴里嘟嘟囔囔的說著。

    清漪和紅芍剛要上前便被秦焰兒伸手攔住,摸了摸臉頰,秦焰兒慢慢的抬起頭來,一雙水盈盈的大眼睛透漏出平靜無波的光芒,秦焰兒滿臉的面無表情,就這么沉默不語的看著一臉倨傲表情的德馨。輕輕放開了拽住德馨的手站直身體,秦焰兒深深吸了一口氣,緩慢的吐出,然后雙手抓住裙邊向上撩了撩,仿佛在試尺寸一般。突然就見秦焰兒將裙擺撩到膝蓋處,一雙白璧無瑕的玉腿呈現在屋內幾個女人面前,閃電般一只玉足直直踹到了德馨的胸前,正中要害!

    清漪和紅芍在秦焰兒踹向德馨的時候已經雙手顏面嘴里嘀咕:完了,大白腿都讓別人看光了……雪白雪白的大腿啊……

    德馨被秦焰兒一腳就踹到在地,她剛還在得意的笑著,緊接著一陣劇痛,自己就坐倒在地面上,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跟在德馨身后的宮女太監一個個都高聲尖叫道:“大膽!竟然敢傷公主玉體……”可惜話還沒說完,幾把鋼刀便架在他們脖子之上。

    秦焰兒放下手中的裙子,斜眼看了看噤聲的奴才們,然后晃晃悠悠的就走到德馨面前,雙手拉著裙子往上一伸,便蹲了下來。

    整個一個女流氓!清漪和紅芍再次顏面,沒眼看啊……

    “喂,你是213么?聽不懂人話是怎么著?”秦焰兒嘴角露出輕蔑的笑容爆出粗口。

    德馨才反應過來整個事情是怎么回事兒,便掙扎的要從地上站起來,嘴里還嚷嚷著:“秦焰兒!你怎可如此大膽……”

    “啪!”一聲清脆的巴掌聲。只見秦焰兒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到德馨臉上。

    “你!”“啪!”又是一巴掌!

    “我問你話呢?你以為你是誰?說殺誰就殺誰?你又不是皇帝!你憑什么?就憑你是公主就可以隨意踐踏生命?你不要以為你平日做的那些事兒都神不知鬼不覺,又或者是有人幫你背黑鍋。兩個月前你宮里的綠萼是怎么死的?半年前的春蘭呢?”

    德馨早就被秦焰兒打蒙了,一聽綠萼和春蘭一下驚愕的抬起頭來驚恐的看著秦焰兒。

    “不要以為我只是聽說,我已經掌握了確鑿的你殺人害命的證據。你說,這些個證據要是擺到皇上面前,會怎么樣?”秦焰兒手指勾起德馨的下巴,繼續邪氣的笑著。

    “吶,我再問你一次,你是不是蛇蝎心腸?”

    德馨驚恐的點點頭。“啪!”一巴掌又閃了過去。秦焰兒滿臉的不悅說道:“誰讓你點頭了?給我說話!”

    德馨戰戰兢兢的說著:“是……我……我是蛇蝎心腸。”

    “你說你是不是很賤啊?非得然我這么對待你才會乖乖的聽我說話……”秦焰兒砸吧砸吧嘴,站起身來踢了踢坐在地上淚流滿面的德馨。

    剛說完,就聽門外一聲:“太后駕到!”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608923.buzz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pc蛋蛋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