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山河破碎風飄絮  第二十二章·一場前塵舊夢

章節字數:2701  更新時間:12-07-26 20:3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難道不知道,泓兒和你是同歲么。”良久,秦舒依緩緩開口。

    “知道,又如何。”流焰的情緒已經也穩定許多了,他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平靜無瀾。

    “那你知不知道,他的生辰是十一月初九。”

    “知道。”

    “那你的生辰是多少呢?”

    流焰忽然知道秦舒依是什么意思了。他的生辰是九月初七,而佚水泓的生辰是十一月初九,中間只隔著兩月有余,所以他和佚水泓不可能是一母所生。一直以來的心神恍惚致使流焰根本沒有察覺到這一點。那么,如此說來,他和佚水泓之間,必定有一個人不是秦舒依的親生兒子。

    “我和他,究竟誰,不是……”流焰沒有把話說完,因為他心里隱隱約約有些害怕,怕自己找了這么多年的人,思念了這么多年的人,不是自己的母親。

    “這又有什么分別呢,你們,都是我的孩子。”

    這又有什么分別?

    流焰冷笑:“這怎么會沒有分別,倘若,我不是你的親生兒子,那我也不會再怪你丟下我,我也怪不著你。倘若,我是你的親生兒子,你卻還能忍心丟下我去撫養別人的兒子,你可如何對得起我。”

    “橫豎已是對不起你了,你又何苦說這些話來傷母親的心。”秦舒依還是低頭用手帕拭了一下眼角的淚痕。

    原來,自己才是她的親生兒子。流焰頓時覺得心里無比壓抑,就像是有什么堵在胸口,堵得他難受。

    “那你告訴我,為什么要丟下我。”

    “你真的想聽么?”

    流焰沒有說話,秦舒依便當他是默許了,那些前塵往事,便又一點點浮上心頭。

    她原本的名字不叫秦舒依,而叫秦落。是離洲一個貴族的女兒。

    秦落與佚天寒,是青梅竹馬的玩伴。

    她五歲那年,跟隨父親到佚王府去,遇見了已經七歲的佚天寒。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那時候佚天寒正拿著一塊點心在湖邊吃,秦落突然從后面出現,伸手就搶走了他手里的點心。佚天寒回頭看見秦落,竟然沒有生氣,也沒有奪回來,只是靜靜的坐在那里看著秦落一口一口的吃完,最后他還幫她擦去嘴角殘留的碎屑。從此之后,佚天寒就記住了這個突然出現的小女孩喜歡吃這種點心,便經常從家里拿了出來,帶給秦落。

    她七歲那年,一個小男孩搶了她的玩具,秦落便哭著找佚天寒,佚天寒拉著秦落的小手就去找那個小男孩,幫她搶回了玩具,一邊幫她擦著淚一邊對她說,以后,若是有人欺負你你就來告訴我。還有,我的玩具都給你玩,你別哭了。那時候年紀小,天真的孩子能許下的諾言便是給她所有的玩具,他認為這樣,就是許給了她他的天下。

    他十五歲那年,已經漸漸知曉了感情二字的含義,掩藏在心底的那種莫名其妙的情愫一天天生根發芽,最后破土而出,長成茁壯的大樹。他知道,自己心底里那個人誰是,他知道,自己這一生只會愛她一個人。他以為,她心底裝著的,一定也是他。等到她長大了,他便會去迎娶她,讓她做他的新娘。

    可是,他十七歲那年。有一天她突然跑去告訴他,她遇到了這世間最好的一個少年。他以為她終于長大,長大到可以接受自己的感情。可是她說出來的,卻是另一個人的名字。流玄。于是他賭氣便不再理她。她也生氣的離開了王府。可是他對她的思念卻一天天的增長,一天天的折磨他,于是他丟下面子跑去找她。看見的,卻是她依偎在流玄的肩上,笑得比任何時候都美。他怒氣沖沖地把她拉走,她卻動手打了他一巴掌。他愣了,她也愣了。

    最后,流玄要帶她走,他跑去阻攔,他求她不要離開他,他說他不能沒有她。可是那時候的她,正陷在深愛里不能自拔,怎么會聽他的話,一心一意要拋棄一切跟流玄走,甚至連她的父母都沒辦法阻止她。

    他對她說,我和你賭,賭你這一生的幸福,只有我能給得了。她畢竟是年少,沖動得可以為了所愛拋棄一切。她回答他說,那我就和你賭,你能給我的,流玄也能給我,而且,他會比你更愛我。

    她如愿以償的跟流玄離開了離洲,去到了他的國家。

    “你知道么,跟你父皇走的那一刻,我以為我找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值得珍惜的東西,還有可以依靠一輩子的人。”

    “可是原來,只是我的一廂情愿。”

    “最初的時候,我們過得的確是很幸福。可是后來,他當了皇上,身邊的女人越來越多,再也不是我一個人的流玄了,有那么一些事情,就這么一點一點的變了。”

    “你根本不知道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就丟失了一切。我愛的太深,也愛的太傻。人在感情面前,總是太無力。”

    “最后,我們開始吵架,我問他既然這樣當初為何要帶我走,他說,如果你不愿待在這里,那就回去,回去找佚天寒。多可笑,他不信我,這么多年,他依然不信我。那時候我懷著你,我就暗暗決定,我要讓他知道,我可以走得那么決然,我可以干干凈凈的忘了他。”

    “后來生下了你,我就離開了,因為我不想帶走屬于他的任何東西,而你的眉眼又那么像他,你的身上也流著他的血,我就狠了狠心,拋下了你。”

    “我終于知道,這愛情,抵不過時間,所有的美好,終會一點一點消失殆盡,最后徒留斑駁的悲傷。”

    “是我對不起你,我不要求你原諒我,只是能不能,再叫我一聲母親?”秦舒依看著流焰。

    流焰抬起頭,嘴唇有一剎那的翕合,可是他什么也沒說,轉身離開了別苑。

    既然再沒有情誼,既然不存在疼惜,那就這樣吧,就當我從來沒有來找過你,我從來,不知道這些過去的故事。

    流焰離開王府的時候,秦舒依去找了佚天寒。這是她回離洲這么多年來,第一次去找他。

    “你是怕我,派人誅殺他么?”佚天寒看著給他斟酒的秦舒依。

    她的動作停下來,臉上浮現出倦意:“我知道你不會的。這么多年,我一直知道你的性格,那些狠話,你只是說說而已,從來都不會真的去做。”

    良久,佚天寒開口:“我不殺他,是因為我知道泓兒受傷與他無關。根據衛蒙說的,那刺客說是十九皇子派他來殺泓兒,那他為何又要蒙面,除非他蒙面是不想讓人知道,他根本就不是流焰的人。”

    秦舒依只是望著院子的方向,不再言語。

    “有人要陷害他,你不擔心他么?”

    “我擔心,可是有什么用呢,我離他那么遠,要怎么幫他。”

    佚天寒終于明白了她的意思,他一口飲盡杯中的酒,緩緩開口:“你這是,想要離開么,你想回到他身邊了?”

    “我……”

    “你還是忘了,忘了你在那里受的傷害了。你終究還是原諒了他。”

    秦舒依告訴流焰的,只是故事的一部分,還有一部分,她沒有說,她也不想說。

    其實,她離開夜城,是流玄逼她走的。

    她不擅長心計,于是在那日漸充盈的后宮之中,便再難站穩腳跟。他沒有辦法再像以前一樣專心待她,護著她。甚至最后,他聽信了一個妃子的讒言,相信了別人對她的誣陷。

    他對她說,我不知道你是如此狠心之人,你為我生下了孩子,就再也見不得別人為我生下孩子么,他們同樣都是我的骨血,你竟也狠得下心。

    他對她說,原來這么些年,是我看錯你了,你走吧,我再也不要見到你,永遠不要。

    他對她說,你自己走,不許帶走我的孩子,我也永遠不會告訴他你的存在,我便告訴他,你死了,也不讓他因為有你這么一個母親而心寒。

    “我對你再好,也抵不上他分毫么,你若這么就走了,那泓兒醒來該怎么辦,我去哪里找個母親來給他。”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608923.buzz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pc蛋蛋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