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章節字數:2697  更新時間:12-08-11 17:15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二坐在音瀾園中的石凳上,天上那輪殘月,蒼白得就如同他現在的臉色一樣。他抬起頭,露出一個自嘲的笑容,“呵呵,他是不是從來沒有發覺過,我喜歡他呢?”不二覺得自己對于手冢的喜歡,顯露的是那么明顯,可是,手冢似乎,從來沒有發現過。

    他不甘心,不甘心就這樣放棄手冢,可是又能怎么樣呢?難道把他搶過來?即使這樣手冢也不會覺得幸福的吧!雖然手冢和跡部相識沒有多久,但是,不二不得不承認,他們兩個實在是相配。

    看著天邊的殘月,不二突然想起,那晚的初次見面。那樣一個美好的人,誰能配得上他呢?當時不二是這樣想的。那天,手冢一身白衣,享受著月光,沐浴在月光之下。美雖美,卻美得太過夢幻,就像天邊的那輪殘月一般,看似接近,實則無法觸摸到。

    他從未自卑過,可是在手冢面前,他發現自己實在無法,與他一同并肩走著。那樣耀眼的人,只要站在他身后一步的位置,便已足夠了。只要這樣靜靜的看著他。

    直到,跡部景吾的出現。是不是只有這樣的人,才能配得上他,這樣張揚奪目的人。是不是只有他能與手冢比肩,不二看到他們站在一塊兒的時候,有那么一瞬間的失神。

    不二給自己倒了杯酒,那湛藍的眼眸黯淡無光,該放棄了嗎?放棄,談何容易。不二低垂著頭,蜜色的長發沾染了月的光澤。借酒澆愁,何時自己竟需要這種方法,來放松心情了呢?可是,心好痛。

    不二痛苦地抓著胸前的衣襟,仿佛這樣可以減輕痛苦。心碎的感覺,就是這樣嗎?這是第一次,他不能一笑置之,是因為涉及了情感嗎?怎么可能。是因為,他是特別的吧!一遇上他,都變得不像自己了呢!

    “手冢國光,你可知,我喜歡你,不是朋友的那種,更不是家人的那種,是戀人的喜歡。你可知,我的失落,我的彷徨,我的惆悵?你不知道,呵呵,你怎么會知道呢!你從來都不明白,不明白!”不二念叨著,獨自一人喝了一杯又一杯酒。

    他隱約間看到手冢向自己走來,他被手冢抱起來送回了房間。他的意識漸漸消散,但是他的口中,仍舊呢喃著。他清清楚楚的聽到,“國光。。。國光。。。”如果他戴著眼鏡的話,你絕對可以看到他的鏡片,閃了一下,沒錯,這位好心人,便是乾貞治。

    乾嘴角向上勾起,“手冢國光。。。你到底是怎樣一個人呢?能讓這有名的笑臉面癱,不二周助,變成這般摸樣。很好的調查對象呢!不知道,他對我的乾汁有沒有抵抗力。”將不二放在床上之后,乾轉身離開。

    在乾的秘密研究室里,(其實就是他的臥房。。。)穿著一身白色大褂的乾,手中拿著一個裝著紫紅色液體的杯子,他將杯中的液體,倒進一杯藍色的液體里。看著翻滾的泡泡,他露出一個奸笑,“哇哈哈哈!我的新版乾汁研制好了!哇哈哈哈!”這樣的奸笑聲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外面的天空打了好幾道閃電,(怎么就沒有一道打到他的房頂呢。。。。)

    在這個時候,總是會有人經過的,他們會目睹這種恐怖的場景,然后,一傳十,十傳百。然后大家就都會戒備起來,但事實證明,這個經過的人,很無良。。。她就是。。。音彌,同為這種實驗愛好者的她,怎么會放過這個機會呢!她透過門縫看到了,那杯顏色詭異的液體。

    她一掌打下去,門開了。乾驚訝的轉過身,便看到穿著嫩黃色侍女裝的可愛小蘿莉,背后電閃雷鳴,不斷有黑氣冒出。乾咽了咽口水,“呃,音彌。你有什么事嗎?”“乾公子,其實我想告訴你,你這杯東西,還差一樣材料。”

    “怎么會呢!根據我的數據,更新版的乾汁的材料,就這些了,我都已經放下去了。”乾一臉嚴肅的看著她,“還少一樣!那就是,西洋芹。”乾看著她從背后變魔術一樣,取出了那名為‘西洋芹’的植物。

    乾仔細想了想,突然發現,還真的少了這么一樣,他不禁重新審視了一下這名少女。“你。。”兩個人,就像找到了組織一樣,抱在了一塊兒。完全不記得,有男女授受不親這種說法。“音彌,以后,你就來給我當助手吧!”“好的!乾公子!”

    兩個惡魔成為了伙伴,這軒殜居里面住著的人,性命堪憂啊!真是。。。太可悲了,這兩個人竟然商量著‘投毒’,將乾汁倒在井里面。多虧了音彌認為,這乾汁倒水井里面,味道會淡了,效果不明顯,乾才放棄這個念頭。

    但是,音彌提議,“不如。。。我們去把乾汁裝在調料瓶里面,然后在外面貼上醬油。然后。。。”兩個人對視了一眼,開始奸笑。整個音瀾園里,彌漫著,“哇哈哈哈。”的聲音,也幸虧白天累夠了,大家都沉沉的睡著了。

    不過也有個例外的,白天動的最多的菊丸同學,不知怎么的今天晚上失眠,被這聲音嚇得跑到了大石房里,窩在大石身邊裹著被子,瑟瑟發抖,看樣子嚇得不輕。

    很湊巧的,今天青霜園里也有幾個人失眠。其中包括了,手冢國光、越前龍馬,以及我們輕功超厲害的‘女鬼’青砂。

    讓我們逐個盤查,(其實是偷窺。。。)首先是手冢國光。

    他坐在桌子前,手上拿著跡部送他的那塊血玉。他輕撫著上面的曼珠沙華,他十分疑惑,自從跡部說喜歡他之后,他第一次看清了那個人的臉。那張臉曾在腦海中,浮現過很多遍。他曾經想過,他會長什么樣子,但是,卻沒有料到,那張臉,竟然是跡部的。

    可是感覺上有些不同,不同在哪里手冢說不上來。“跡部---景吾。”他的雙眼開始變的空洞,這個晚上的第N次失神。

    (以上是蘋果失眠理由,下面是小柱子。)

    越前站在院子里,他一遍遍練著手冢教他的劍法。汗水順著他的臉落下,流進他的衣衫之中,不夠,還遠遠不夠。這種體力,還差得遠呢!以我現在的實力,怎么去打敗他!該死,為什么,為什么這一招,總是練不好!

    他發泄似的看向練習用的草人,被砍得遍體凌傷的草人,依然直直的站著,好像在嘲笑他的渺小、無能。“啊!”他喊了一聲,雖然并不大聲。但在這寂靜的夜里,很是明顯。不遠處,音瀾園傳來的詭異聲音。

    越前挑眉看了眼,天上已經快要被完全,被烏云遮住的月亮。“大晚上的,死人了?看來天快下雨了,還是回房好了。外面看起來,相當不安全啊!”越前迅速回到房間里。

    (吼吼,終于到了咱家‘女鬼’了!)

    “啊!”被噩夢嚇醒,一身白色里衣的青砂坐起身來。看了眼窗外的天色,看來離起床還早得很呢!“奇怪,怎么會夢到軒殜居里面,到處彌漫著詭異的氣體呢!”青砂皺了皺眉,下床披上一件外衫,取了個燈籠推開門走了出去。

    突然聽到音瀾園傳來的怪聲,嚇得她手一抖,燈籠滾到了腳邊。“太丟臉了,幸虧沒人看到。”青砂看看四周沒人,放心的撿起燈籠。她青砂可是出了名的膽大,要是今晚上的事,被別的侍女看到了,她還怎么混吶!

    靜下心來,看看外面似乎沒有異樣。青砂轉過身回房,當坐在床上時,她突然發現,“剛才的聲音,有點耳熟,是誰的呢?算了,聽錯了吧!”剛一躺下,她又跳了起來,頭撞上了床頂,“啊,好痛。對了!那聲音,是小彌。該不會。。。不會的,不會的。”

    青砂自我安慰著,雖然她知道,這安慰一點都沒有用。她閉上眼睛,“沒事的,你只是幻聽,只是幻聽。”她自我暗示著。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608923.buzz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pc蛋蛋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