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章節字數:2488  更新時間:12-09-02 17:03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手冢正被人群推搡的時候,右手落入了溫暖細膩的手掌之中。他抬起頭,看到跡部正含笑看著他,街邊的盞盞花燈映襯著他的臉,泛著微光。他的眼望進跡部藍色的眸子中,看到了那一片深情,心跳不禁加快了幾分。

    “景吾,你怎么在這兒?”手冢任由跡部拉著他的手,慢慢地在人群之中走動。“啊嗯,好不容易來個節日,當然要和心愛之人呆在一塊兒了。呵呵,國光,你不想和我一起嗎?”手冢搖了搖頭,跡部笑得更加燦爛。

    “國光,你看。那邊在賣面具呢!這些面具質地還算不錯,不過比不上。。。呵呵,國光,你要哪個呢?”跡部伸手從攤位上取下一個華麗的金色半臉面具,上面有同樣金色的玫瑰花紋。果然很符合跡部的風格,沒想到,在這看似普通的攤位上,竟有這般精致的面具。

    手冢看了看這些擺放整齊的面具,指了指那個白色的半臉面具,上面畫了一點黑色的花紋,還有一個‘緣’字。跡部皺了皺眉,這個太簡單了點吧。不過,只要是國光喜歡的,就隨他好了。他從錢袋中取出一錠金子,瀟灑的拋到了賣家手中。“這位客官,這面具值不了這些錢。”“剩下的就當是賞你的了。”跡部拉著手冢匆匆離開,他還要做很多事情,可沒功夫在這里浪費時間。

    “景吾?你帶我來這里干什么?”跡部將手冢領到一個遠離了人群,也遠離了街市的地方。大片大片的葉子遮住了他的視線,他不明白,這個地方有什么東西嗎?為什么跡部會帶他來這里,這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

    “你等一下,這是我準備了好幾天的驚喜哦!”跡部慢慢的推開遮擋的葉子,手冢被這番景象震撼了。里面是個完全不同于外面的仙境一般的地方,發光的螢火蟲,泛著藍光的花朵,一片湖,湖被月光染上了一層銀霜,以及那湖邊那棵大大的榕樹。

    “好美。”手冢不禁感嘆道,跡部自豪的笑了笑,“那當然,這可是本大爺花了好長時間準備的。國光,你可喜歡?”“嗯。”他的眼睛一直盯著那棵大榕樹,榕樹上泛著淡淡金光,好像上面藏著精靈一樣。

    他知道,那只是在樹上掛了許多的橘子燈。每盞燈都系著一條黃色絲帶,跡部從身后拿出一條絲帶,綁在手冢的左手上。借著螢火蟲的光芒,他看到那絲帶上繡著兩個字‘景光’是赤色的在黃色絲帶上,分外明顯。

    “國光,這下子,你就被我綁住了哦!永遠不要離開我哦!”跡部緊緊地擁住手冢,這些天他心中一直有個不安,覺得手冢會離開他。“永遠嗎。。。景吾你告訴我,永遠到底有多遠。”手冢輕聲念叨著,“永遠,就是我每一生每一世都會愛著你,找到你,讓你和我在一起,不離不棄。”跡部執起手冢綁了黃絲帶的手,深情地注視著手冢。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國光,你可愿意?”“我。。。”手冢沉默了,他真的可以永遠和跡部在一起嗎?最終他點了點頭,也不知跡部有沒有看見。他應該是看見了的,所以,他走到那棵榕樹下,將手冢的手按在榕樹上。手冢疑惑的看著他,跡部笑了笑。

    “我跡部景吾,在這里對著這棵榕樹,天上的諸神,這個地方,許諾。我永生永世,只愛手冢國光一人,永遠不離不棄,無論生老病死,無論貧窮或富貴。若有違此諾,死無葬身之地。”跡部轉過頭示意手冢快說。

    手冢愣了愣說到,“我手冢國光,在這里對著這棵榕樹,天上的諸神,這個地方,許諾。我永生永世,只愛跡部景吾一人,永遠不離不棄,無論生老病死,無論貧窮或富貴。若有違此諾。。。死無葬身之地。”說到最后一句時,他愣了愣,他現在不就是死的嗎?確實也不知道自己葬身在哪里。

    沒有看到手冢的失意,跡部吃吃的笑著。這樣子,國光就只能是我一個人的了,呵呵。如果忍足現在在這里,肯定會驚呼這個人絕對不是跡部。因為,他表現得就像個花癡一樣。

    “國光,過來坐下吧!”跡部在草地上鋪上了一張薄毯,不知道他是從哪里拿出來的,坐在跡部身邊手冢心想。這么說起來,今天樺地又隱藏在哪個地方了?這么什么不知鬼不覺的把毯子交給跡部。手冢心里這么想著眼神也開始四處打量。“國光?你在找什么呢?這么專心,我都叫你好幾聲了。”“沒,沒什么。”

    “國光,你在我的身邊,真好。從小父親雖然對我很好,但是都沒有人肯跟我一塊兒玩。只有忍足他們,到后來他們出去游歷,又成了我一個人了。不過,現在我有了你了。呵呵。”

    跡部將頭埋在手冢頸間,享受地聞著手冢的發香,以及他身上那竹子的清香。“跡部。。。。”跡部抬起頭,吻住手冢微張的唇。就在這時,風蘭祭已經進行到放煙花這個環節。

    煙花的光亮,灑在兩人的臉上,手冢看到跡部的臉上彌漫著幸福的味道。他開始慢慢回應跡部,得到了回應后,跡部笑了笑。放肆的伸出舌頭誘惑著手冢的與他共舞,他的舌尖掃過手冢口腔中細嫩的內壁,使得手冢顫了顫。

    跡部的舌頭掃過一顆顆貝齒,搜刮著手冢口中的甜津。這溫柔又不失強烈的占有欲的吻,讓手冢喘不過氣來。臉漲得通紅,感覺出他的不對勁。跡部睜開眼睛,眼變成了兩彎月牙,然后緩緩地渡氣給他。

    結束了深吻,手冢癱軟在跡部懷中,大口喘息著。臉上紅暈是他平添一份魅惑,跡部將手冢抱住輕笑著,手冢的臉貼著他的胸膛,聽到他的心跳聲,一絲甜蜜由心而生。他抬起頭怔怔的看著這個少年,他就是我等了那么多年的人嗎?一定是他。我找到你了,真好,真好。

    眼中不禁濕潤了,手冢失神的看著跡部俊秀的眉眼。“怎么了?娘子。莫不是被為夫的俊美相貌迷住了?”“你說什么呢!誰是你娘子!”手冢沒好氣的瞪了眼跡部。“呵呵,就是你啊!手冢國光,你是我唯一的娘子!呵呵。”

    “凈說些鬼迷心竅的話,我們倆皆為男子,如何成親。你莫不是糊涂了?”聽他這么說,跡部危險的瞇起眼,“難道你要跟女子成親?我不許!”“呵呵,我何時說過了?再說我們之前不是許諾過了嗎?我只愛你一人,又怎會娶其他女子。”手冢溫柔的撫平跡部皺起的眉。

    “那你為什么不愿做我的娘子?”“你,我堂堂一男子,怎能和一女子一樣嫁給你呢!真是胡鬧。要成親也是我娶你啊!”手冢分析道。聽到他的話,跡部的眉毛挑了挑,“你說什么?你要娶我?我倒要看看,是誰娶誰!”

    跡部將手冢撲倒在薄毯上,兩個人鼻尖貼著鼻尖。跡部的臉慢慢靠近,手冢的手被束縛著無法反抗,妥協似的不在做無謂的掙扎。

    草地上傳出壓抑的呻吟聲,不知是誰的衣服落了水,驚動了水下游動的魚兒,月亮也羞得躲進了云層。橘燈的光芒撒在兩個緊貼的身體上,遠處街道的角落里,傳來了輕微的啜泣聲。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608923.buzz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pc蛋蛋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