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失憶的少年

章節字數:4549  更新時間:20-02-22 15:29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洛蘭走出制藥公司大樓的大門,正看見杰米把那把椅子往警車后備箱里塞,急忙叫住他:“別塞后備箱里,放后座上。”

    杰米大叫:“不是吧,它還要占個座兒?”

    洛蘭笑嘻嘻地走上前去,打開后座的車門,“不但它要占個座兒,而且你還得抱著它,從這里到警局,一刻也不許松手。”

    “你不是認真的吧,還怕它長腿自己跑掉不成?哦,不對,它確實有腿。”杰米抓住椅腿,將椅子倒提起來拍了拍。

    “我不知道它會不會自己跑掉,我只知道只要人的視線一離開它,這椅子就會離奇消失。”

    “是嘛?這么不聽話?”杰米把椅子提高一點,又在椅子上重重拍了幾下,一邊拍,一邊象教訓小孩似的數落道:“叫你調皮,叫你亂跑,回去把你腿給鋸了,看你還跑不跑?”

    洛蘭忍不住發笑:“行啦,這椅子快被你折騰壞了!”

    “說真的,你真覺得我們有必要把這玩意帶回警局嗎?看來看去都只是一把普通的辦公椅而已。”杰米仍然不停地把椅子翻來倒去的搗騰。

    “我也不確定,只覺得這椅子肯定有古怪,帶回去仔細研究吧。”

    “啊哈,我有個主意,我們干脆就地把椅子拆了,椅背椅座什么的全扔后備箱里去,我只要抱住椅腿就行了,你說椅子沒腿了還能跑哪兒去?哈哈,這主意不錯吧,我真是天才……”杰米說得興起,連篇的廢話羅羅嗦嗦,滔滔不絕。洛蘭忍無可忍,大叫一聲:“杰米,你再不住口,我把你拆了扔后備箱里去。”

    杰米立刻停嘴,抱著椅子一骨碌鉆進了車里,忽然又探出頭來說:“我能不能再說一句?”洛蘭笑罵:“滾!”杰米急忙縮回頭去,不到一秒,又把頭鉆出來,飛快地說了一句:“對面有個傻子一直盯著我們,報告完畢!”

    “什么?”洛蘭抬頭一看,街對面果然有個人直挺挺地站在那,眼睛呆呆地望著這邊。

    這條街道比較偏僻,行人本來就稀少,何況現在是半夜時分,一個人深更半夜站在這里,不是流浪漢就是迷了路,要不就是……想到這里,洛蘭心里一動,這里是制藥公司大樓,難道這人認識大樓里面的什么人,他是來找人的?她轉念又想,就算事實并非如此,但假如這個人一直在這兒,說不定案發時他看到點什么。

    洛蘭走到那人身邊,亮出證件,“我是警察,需要幫忙嗎?”不料那人渾若未聞,仍然一動不動地站著,傻呆呆地盯著對面的大樓。洛蘭仔細打量他,原來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個子高高的,穿著皺巴巴的體恤衫,牛仔褲的膝蓋上全是泥,臉蛋也臟兮兮的。洛蘭伸手在他眼前不停晃動,那男孩終于有了反應,將目光轉移到洛蘭臉上。

    “你是誰?”洛蘭問他。

    那男孩茫然地搖了搖頭。

    “你在這里干嘛?迷路了嗎?”

    男孩又搖了搖頭。

    “你家住哪里?”

    男孩不再搖頭,也不回答,只是皺著眉,兩眼空洞地望著她。

    洛蘭嘆了口氣,看來真讓杰米說中了,這孩子是個傻子。她正準備放棄,那男孩突然開口說了句話:“我忘了。”

    “什么?”

    男孩又重復了一遍:“我忘了,什么也記不起來。”

    “你的意思是你失憶了?”

    “是的,我突然醒過來,忘了自己是誰,我嚇壞了,在街上到處亂走,不小心跌進了泥水坑里,我爬起來又繼續走,然后……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這里,這里……這里有什么東西……”男孩好象努力想表達什么卻又抓不住準確的詞語。

    “你在身上仔細找找,說不定有什么紙條、鑰匙、卡片之類的東西,能讓你想起些什么來。”洛蘭提醒他。

    “你說得對!”男孩急忙在身上摸索,摸了幾下,從褲袋里掏出來一疊零零碎碎的鈔票,鈔票中夾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你的名字叫派厄斯•金森,如果你忘了,去找下面這位聯系人。”紙條下方記錄著聯系人的姓名、地址和電話號碼。

    “原來我叫派厄斯。”男孩喃喃地說。

    洛蘭看著那張紙條,“你好象知道自己會失憶,特意留張紙條提醒自己,會不會你有什么經常性的失憶癥,所以總是隨身帶著這樣的紙條?”

    “我想只有這個原因了。”男孩苦著臉回答。

    “你站在這兒多久了?”

    “我……我也不清楚,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站在這里。”男孩迷茫地說。

    “對面大樓里發生了兇案,我想,如果你一直在這兒,也許你會看到些什么,可以給我們提供線索。”

    “兇案?”男孩閉著眼睛默想了一會兒,忽然說道:“我看到一個人從對面樓層的窗戶里爬出來。”

    洛蘭一驚,連忙追問道:“哪層樓?哪個房間?”

    “在那兒!”男孩用手一指,他手指的方向正是羅貝爾辦公室所在的位置。

    “他身上掛著幾根繩子,六根……不對,好象是八根,他吊著繩子往下滑……不對,好象是在爬……后來他爬到了地上,不,好象是跳到了地上……”男孩的記憶似乎相當模糊,描述得語無倫次,亂七八糟。他歉意地說:“對不起,當時太黑了,實在看不清楚,況且我——”

    “然后呢?”洛蘭打斷他,“那人長什么樣兒?他看到你了嗎?”

    “然后……他好象向我走過來,但是有幾個醉漢搖搖晃晃地經過,擋在了中間,那幾個醉漢還大聲唱著歌,后來那個人就不見了。”

    “你看清楚那人的樣子了嗎?”

    “沒有,他全身裹得很嚴實,看不到他的臉,更何況……”

    “何況什么?”

    “何況我根本沒去”看”,只不過是那人碰巧出現在了我的視線里而已,我當時腦子里一片空白,眼前的一切對我來說都只是移動的畫面,沒有任何意義。”

    “我明白。”洛蘭將手搭在男孩肩上,安慰他說:“別擔心,你會恢復正常的。”

    “謝謝你,我走了。”男孩轉身就要離開,洛蘭急忙叫住他:“等等,派厄斯,你不能走!如果那人真的是兇手,他已經看見你了,你一個人會有危險。我想,要不是突然經過的那幾個醉漢,你可能已經……”洛蘭沒有繼續說下去,怕嚇到男孩。

    “我可能已經死了,對嗎?”派厄斯笑了笑,反倒安慰她:“你放心,我不怕,沒有什么事比失憶更可怕的了。”

    洛蘭溫和地說:“你暫時跟我們一起回警局,好嗎?等我們抓到兇手或者等你記憶恢復時你再走,再說現在深更半夜的你能去哪兒,你需要清洗一下,換身干凈的衣服,跟我一起上車吧,你看,我同事正在車里等著。”

    派厄斯看了看對面的警車,杰米正把頭伸出車窗外,對著他比比劃劃,擠眉弄眼。派厄斯好奇地問:“他怎么了?”

    洛蘭說:“他認為你是個傻子。”派厄斯一怔,洛蘭接著又說:“不過我認為他才是傻子。”

    派厄斯被她的話逗笑了,點了點頭說:“好,我跟你走。”

    ※※※

    杰米端著一大杯咖啡走進辦公室,看見洛蘭蹲在地上,望著椅子發呆。

    “怎么樣?還是沒進展?”

    “是啊。”洛蘭站起身來,舒展了一下筋骨。“椅背、椅座、扶手,甚至連椅腳的滑輪我都檢查過了,沒機關,沒毒藥,沒炸彈,一切正常。也許我想錯了方向,也許這椅子本身并無特別之處,而是具有某種特殊的象征意義,可能是……某種震懾人心的力量的象征,就好象……”

    “就好象國王的寶座?”杰米接口道。

    “類似,不過不太準確,我覺得應該更狂野,更神奇,更超出人的想象。”

    洛蘭繼續猜測:“或者……它是某個令人聞風喪膽的神秘組織的圣物,再或者……”

    “再或者是一把被詛咒的魔椅。”杰米又插了句嘴。

    “這個……好吧,也算一種可能,總之,我覺得狄暗柏•特里不會無緣無故害怕一把椅子。”

    “也許他有恐椅癥?”

    兩人相對笑了起來。

    “說真的,為什么不直接拆了讓技術人員去檢驗?”杰米說。

    “我不想破壞它,我覺得這椅子能讓狄暗柏談椅色變,說不定正好是他的克星,我要留著它以作后盾。”

    “后盾?”杰米對洛蘭的說法感到好奇,“你在擔心什么?你懷疑狄暗柏是兇手?就算他是兇手,就算他再厲害再狠毒,也不過是個肉體凡胎的普通人,難道我們這么多訓練有素的警察還對付不了他區區一個人?”

    “我不知道,”洛蘭皺了下眉,“我對狄暗柏這人有種奇怪的感覺,我總覺得他……不是人。”

    “當然,”杰米順口接道,“能用這種變態殘忍的手法殺人的兇手肯定不是人,他是人渣!”

    “不不,”洛蘭急忙擺手,“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我是說他不象是……人類。”

    “不象人類?”杰米愣了愣,“你是指……另一種物種?就好象外星人?哈哈!”他忍不住失聲大笑。

    洛蘭白了他一眼,“也不是完全沒有這種可能,我在想,假如他真的不是人類,那么他可能擁有某些人類不具備的特殊的超能力,如果這些能力我們應付不了,當他兇性大發時,沒人能治得了他。”

    “你真是瞎擔心,你不覺得你的想法太荒謬了嗎?一會兒是被詛咒的魔椅,一會兒是外星人……”

    “喂,魔椅什么的可是你自己說的。”洛蘭插了一句。

    “我那是順著你的思路隨便那么一說。”杰米分辯道。

    “好吧,我承認,我的想法是比較——新穎……”

    杰米嘴一咧,正想發笑,洛蘭瞪了他一眼,杰米急忙捂住嘴。

    洛蘭接著說:“但是我自有原因,你沒看見,狄暗柏極度緊張時臉色忽藍忽綠,根本不是人的臉,還有——”

    “也許他有什么隱性疾病,”杰米打斷她,“也許他得了肝病或者他肚子里長了蟲子,你知道,很多病都跟臉色有關。據說中醫看病講究望、聞、問、切四診,其中望診的重要環節就是觀察人的臉色和表情,比如臉色呈黃色的人可能有膽結石或瘧疾,紅色可能有肺結核,黑色可能有心臟病,白色可能有貧血病,青色可能有肝病或者腸道蛔蟲病。”

    洛蘭抱著雙臂,饒有興趣地望著杰米,“哇,我從來不知道你對中醫這么有研究。”

    杰米得意洋洋地捋了捋頭發,“過獎,只是一點業余小愛好。”

    “那么——”洛蘭上前一步,故作認真地問,“你準備什么時候上門為狄暗柏治病?”

    杰米假裝聽不懂她的調侃,厚著臉皮說:“感謝上帝,你終于看出來只有我才能”治”他。”

    洛蘭憋不住笑了,搖著頭說:“你這家伙,無敵了。”

    這時,一位中等身材、皮膚微黑的男警察走了進來,后面跟著一個長得白白凈凈的少年。那少年穿著一件整潔的淡藍色細條紋襯衫,長著一頭濃密的深棕色頭發,眉毛英挺,鼻梁高聳,藍色的眼睛晶瑩閃亮,整個人看上去清俊端正,青春帥氣。

    杰米夸張地怪叫一聲:“哇,這小子是誰啊?比我還帥!”

    洛蘭仔細打量了一下那少年,笑著說:“他不就是你口中的傻子派厄斯。”

    “這就是那傻子?”杰米瞪著眼睛,“沒想到這小子洗干凈以后看上去還挺英俊,尤其穿上尼克這件襯衫就象變了個人似的,你說是不是,尼克?”

    那個中等個子的警察微笑著回答:“是啊,不過衣服短了點,他個子高,我的衣服尺寸不太適合他。”

    派厄斯見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不自在地搔了搔頭。

    “好了,說正事吧。”洛蘭將臉轉向尼克,“你問了嗎?”

    “問了。”尼克走到洛蘭跟前,“羅貝爾制藥公司的三位職員金姆、大衛和保羅,我全都問過了,三人一致說昨晚狄暗柏•特里確實跟他們待在一起,但是……當問到一些細節時,三人都回答不出來,說是昨晚酒喝多了,完全想不起聊過些什么,做過些什么。”

    “凌晨一點以前,狄暗柏•特里一直跟他們在一起?”

    “是的,他們是這么說。”

    “三個人都能確定?”

    “對,他們三人都十分肯定地說狄暗柏•特里是在凌晨一點以后才離開的。”

    洛蘭揚了揚眉毛,帶著一絲懷疑和嘲諷的語氣說:“喝得什么都想不起來,卻能十分肯定狄暗柏•特里離開的時間,看來這三人相當有時間觀念啊,連喝醉酒的時候都沒忘記看表。”

    “我也覺得奇怪,”尼克臉上露出迷惑的神色,“可是看他們的態度不象是做假,而且狄暗柏•特里剛來羅貝爾公司沒多久,他們三人對他了解也不深,按理說沒必要替他撒謊。”

    洛蘭輕輕“嗯”了一聲,坐到椅子上沉思起來。這個狄暗柏•特里在羅貝爾制藥公司銷售新藥的這段時間突然出現,難道是沖著這藥而來的?如果他的動機僅僅是想得到新藥研發配方,似乎不至于殺人,除非他還有別的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假如是這樣,他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他究竟想從羅貝爾這里得到什么呢?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608923.buzz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pc蛋蛋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