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章丟失的時間(2)

章節字數:2534  更新時間:20-04-03 10:16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利奧拉著卡特向外走,邊走邊說:“你別瞎猜,薩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我不信他會被嚇出病來。”

    卡特不以為然地擺擺頭,“你不知道,我這兒子我最了解,他就是個外強中干的家伙,脾氣又沖動……”他忽然頓了一下,“對了,會不會是那天他跟人打架把頭給打壞了?”

    “他又跟人打架了?”

    “可不是,這小子成天惹事生非,專給我找麻煩。那天我本打算去參加你母親的生日聚會的,誰知我這不爭氣的兒子又在外面打架闖禍,還把別人打得進了醫院,我不得不帶著他去給人家賠禮道歉,折騰了一上午,結果你家的聚會也去不成了。”

    利奧聽著聽著,心里驀地想到一事,“這么說那天薩姆一上午都跟你在一起?”

    “是啊。”

    “你們沒去過玻璃湖或者斯利普公園吧?”

    卡特被問得有些摸不著頭腦,“去那些地方干嘛?我那天忙著應付這件麻煩事,哪還有心情去游湖逛公園?”

    利奧忍不住向派厄斯看去,派厄斯顯然也留意到卡特的話,正把視線投過來,臉上帶著關注的神情。

    “當時薩姆有受傷嗎?”利奧接著問卡特。

    “好象受了點皮外傷,我當時也沒在意,他三天兩頭的打架,這些小傷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么,就怕這小子打架時傷到了頭沒吭聲,現在開始發作了,唉,還是怪我太大意了。”卡特在一張椅子上坐下來,懊惱地抓了抓頭。

    利奧安慰他說:“別擔心,薩姆•斯特朗有你們家族的遺傳,身強體壯,不會有事的,要不為什么你們姓斯特朗呢?”[注:斯特朗(Strong)意為“強壯的”]

    卡特被利奧的話逗笑,心情稍稍寬解,隨后便沉默下來,不再說話。

    利奧轉過身,發現身后只剩下派厄斯一人,艾米麗和羅伊已不見了蹤影。“那兩個人呢?”他問派厄斯。

    “他們說去其它房間溜達溜達,一會兒就回來。”

    利奧“哦”了一聲,移步到派厄斯身旁,在他耳邊低聲道:“薩姆那天上午并沒有去過玻璃湖和斯利普公園,但他腿上卻有跟艾米麗和羅伊一樣的傷痕,看來這事真的跟我們說的那種能量無關,可是為什么會這么巧合,他們三人都有同樣的傷痕?”

    “我也在想這個問題,”派厄斯說,“你妹妹和羅伊對這傷痕的來歷毫不知情,我估計很可能是在他們失去意識的那段時間發生了什么,他倆的傷多半是那時候有的,薩姆大概也有相似的經歷,所以他的腿上也出現了同樣的傷痕,但他的傷痕有兩個,他的情況應該跟艾米麗和羅伊不完全相同。”

    “等薩姆醒來以后我們問問他……噢,不行,恐怕他也象艾米麗和羅伊那樣,什么都不知道。”

    “也不一定,可以試試,或許他記得一些事情。”

    “希望如此。”

    時間過去了好一陣,卡特突然從沉默中抬起頭來,沒頭沒腦地自語了一句:“難道留下了什么隱患?”

    利奧和派厄斯向他投去詫異的目光。

    “卡特,你在說什么?”利奧問。

    卡特從椅子上站起身來,“我突然想起薩姆以前生過一場怪病,那時候鎮上有好多人都得了那種病。”

    利奧眼底掠過一抹陰影,“那是好幾個月以前的事了,后來所有病人不全都治好了嘛。”

    “是,不過我一直覺得那場病來得蹊蹺,現在薩姆又莫名其妙變成了這樣,你說會不會跟那次的病有關?”

    “不會的!”利奧不經思索地沖口而出,“那場病已經好了,徹底結束了,絕對不是這個原因。”

    派厄斯聽利奧的聲音里透露出一絲緊張和不安,心中微微一動,向他問道:“卡特說的是不就是那天聚會中亞力斯提到的那場病?”

    利奧輕輕點了下頭。

    卡特在地上踱了幾步,面帶疑慮的說:“我覺得這事說不準,老實說,那次的病雖然好了,可是我心里一直存有疑惑,大家都說是梅里爾醫院的醫生治好了那病,但我感覺那病好象不是被人治好的,而是……它自己消失了,我知道這種感覺很荒謬,可我就是覺得不對勁,那病實在是太奇怪了,難保它不會給人留下什么后患。利奧,你妹妹也得過那種病,難道你就一點不擔心?”

    利奧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么,但很快又把話咽了下去。

    派厄斯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將目光移向卡特,“你說艾米麗也得過那種病?”

    “是啊,還有羅伊,他倆都得過,我正想問你們,他們兩個最近有沒有什么異常的——”

    “卡特,你別再亂猜了!”一個僵硬的聲音打斷了卡特的話,肖恩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身后。他走上前來,表情嚴肅地望著卡特,以不容置疑的口氣斷然地說:“那次的病已經完全治愈了,不管薩姆現在所患何癥,都跟那次的病毫無關系,知道嗎?”

    卡特遲疑著說:“可是……萬一有后遺癥……”

    “沒有后遺癥,”肖恩不耐煩地再次打斷他,“你要相信醫生的判斷,不要自己疑神疑鬼,憑空揣測,這樣對病人一點好處也沒有!”

    卡特不由得垂下了眼皮,神情顯得有些窘促,“對不起,是我胡思亂想,我只是……隨便說說罷了。”

    派厄斯在一旁默默地注視著肖恩,心中滿是狐疑,他覺得肖恩的反應有些過激了,好象很不高興別人提起以前那場病,還有利奧之前的表現也很奇怪,他明明可以直說艾米麗也曾經生過那種怪病,但他卻吱吱唔唔地避開話題,給人一種諱莫如深的感覺,好象那是個不能涉足的談話禁區,這實在是讓人不解,為什么每次一說到這病,這兩人就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樣子?若說是出于對怪病的恐懼,似乎不至于如此,何況肖恩自己就是一位訓練有素的醫生,應該具備醫生的冷靜與理智,不該這么武斷和偏激,難道這件事的背后果真隱藏著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肖恩似乎覺察到派厄斯的目光,不經意地向他瞟了瞟,眼光與派厄斯晶亮的眸子一碰,他不禁怔了怔,臉上莫名其妙地露出一絲心虛的表情,恰好在這時,利奧向他問了句:“肖恩叔叔,薩姆怎么樣了?”肖恩順勢將眼光轉向了利奧,“他已經醒了,暫時沒事了,我讓他再多躺一會兒。”

    “你是說他腦子已經清醒了,認得人了?”

    “是的。”

    卡特一聽,立刻追問道:“那他還會不會再犯病?他這種情況到底是不是精神病?如果是……”

    肖恩抬手止住他,“你先別急,聽我說,精神病也分很多種,大部分是單純的功能性精神病,例如精神分裂癥,但還有些精神病是由軀體疾病或者腦部器質性病變所致,患者的首發癥狀就是精神癥狀,比如幻覺、妄想、行為異常等等,薩姆到底屬于哪一種要等綜合檢查以后才能判斷,目前唯一可以排除的是酒精、毒品、興奮劑引發的精神障礙。明天我會安排薩姆做一次全身體檢,必要的話,我會把他轉給專科醫生診療,不過在此之前,我還要聽聽薩姆自己怎么說,我先要了解下情況,例如他最近是否發生過什么我們不知道的事,一些讓他情緒受到打擊或者身體受到傷害的不好的事。”

    “那我馬上把他叫出來問一問。”卡特說。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608923.buzz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pc蛋蛋计划软件